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千空岸

2010/01/28 23:04


是给朋友他们参加的家教吧比赛写的,扔上来充数




命题作文,是我苦手的战略类
文笔忽略不计,内容小白,对话脑残,吐槽无水准
总体是让人眼瞎的狗血惨物





家教/无CP



以下 慎入














千空岸









这只是个游戏
无以逃脱,规避不及

杜撰虚妄而瓦解
那些胸腔中盛开的荼靡






那时满目疮痍,他看见的城池已然不是离开前样子
他早有预料,这终幕之局

他不是弈人,只是自己这盘棋上的落子
赌孤注一掷的结局


“骸君果然没有骗我呢~”

他侧眼睨过高坐马背上的白衣男子,嘴角勾起,不明具意
“各得其利,我又怎敢卖假货给白兰大人你”

“聪明人总是那么讨人喜欢啊~”
白兰眯起眼睛,八分笑意里带了血味
他扬扬下巴,示意脚下鲜血淋漓的几个尸体
“垃圾要快些处理掉哦~”

六道骸望着立刻被士卒拖走的尸首
其中有他曾经那位短命的主子和同僚
那些家伙天明之前还在自己身边浴血拼杀,而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是


乌有。
他想起这么一个词

身旁昨夜还是敌首的白兰掉过马头悠然离开
他望着那个刺眼的背影眨了眨眼睛


不远处的城楼上挂起了白兰家的徽旗
曾经受命死守的那一切,轻易瓦解

究竟是谁的棋局






是夜。

城郭之外的厮杀已然平息
山林水响将攻城略地之声模糊洗褪
少年抬头望见漫天火硝的残屑

那些星星点点的红已经太遥远,映不上他淡漠的神情
教养他的那位师傅从未教过他如何悲伤,只在临行前给他一句话
——算准时机,你必须活着到对岸去。

他知道那人现已身处敌营
而自己是他留在赌局上那个唯一的筹码

“这么危险的事,师傅还真忍心吾辈这样的伤患一个人去”
眼看琉璃川已近在咫尺,弗兰重重呼了一口气
“祖上们还真是没远见,选这么个地方建城。要是想到后世因为这而惨遭灭顶之灾…”

“主人,”
忽而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少年的话
一直套在手上的布偶妖怪忧虑的皱着眉头
“已经伤成这样就少说两句节省体力吧,大家还等着主人去请援军呢…”

“吾辈吐槽,式神不要打岔。”


找了个安全的地方隐蔽起来,弗兰望了望远处隐约可见的白色影子
“琉璃川果然有垢鬼在把守啊,水里还有人鱼。真是上下不得其所”

“没关系,我会好好保护主人的哦~”

“明明是吾辈所有式神中最弱的一个….”

“可是我能让主人不被垢鬼察觉到啊…”

眼看自己手上唯一幸存的式神露出委屈的神色,弗兰只好不置可否的扬了扬眉毛
“现在只好看玛门那家伙的了。”






晚风疏离,夹带焦土的味道在夜空里溃散
是谁说愈是暗就愈是容易看清希望

玛门在山头远望城中那些开始忙于安营扎寨的白兰军队
嘴角一声冷哼,转身隐入密林之中

“六道骸,这次你可欠了我一大笔”


森林中水声渐明,隐隐看见溪水上晃动月色的粼光
这溪水潺潺而下,汇入琉璃川中

玛门走到溪边,念念有词
忽而间匐于头顶的蟾蜍便化成了蛇形的式神

“范塔兹玛。”
她轻声唤了那个名字的言灵
“我要你顺流而下。琉璃川里有一条人鱼,让它喝你的血”

说罢明黄色的小蛇纵身没入溪水之中,转眼便没了踪影


玛门暗暗叹了口气
这种情况下也不得不牺牲贵重的式神

虽然只是一条小小的蛇妖,它的血却能让妖物化为人形
入江正一所计划的背水一战,胜算也不过就是这一点吧

离开溪流,玛门一边盘算着再搞到一条这样的蛇妖要耗费多少财力,一边向森林深处走去






树影婆娑摇曳,静谧阴森
唯独鸣虫不惧硝烟,在山岭里响彻一片凄绝

玛门在一处被蕨类植物掩盖的神龛前停下脚步
张望左右无人,才放心向前迈步
这一步落下,她便瞬间消失在神龛之中

六道骸走前用仅存之力布下的结界掩藏了一处洞穴
洞穴中透出的微弱火光一并被包裹在结界中,无人发觉

玛门步入洞穴之中,立即望见抱膝坐在火堆边的年轻巫女和几个半透明的灵体

“里包恩你这副幽灵的样子还真是让人看了心情舒畅”
玛门冷笑一声,走到火堆边坐下

“不是幽灵,是魂魄”
一边说,里包恩一边在地上划了一道
玛门这才注意到一群灵体围坐着画在地上的地形图

“现在玛门的事做完了,接下来就只能看弗兰和六道骸了。”

“没错,以现在的形式来看只要他们两个稍有差池,我们就真的只能全军覆没了”
入江正一抱着手臂愁眉不展

“我们不是已经死了嘛…”
泽田纲吉坐在一边垂头丧气
“都变成幽灵了…”

“蠢纲,只要魂魄不死,人就不死。”

“是啊~十代城主大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死的!”

“对啊阿纲,阿凪在的话就可以让我们回到身体里去了啊~不过能有这种灵魂出窍的经历还真是有趣呢~”

“现在可不是说这个时候啊!”
望着完全没有紧张感的几人,入江不禁青筋暴起
“现在弗兰肯定已经到了垢鬼的戒备范围内,如果他的式神撑不到玛门的式神得手那么我们所有做的努力都白费了啊!我们的城池就真的只能拱手让给白兰了,还连同我们的性命一起!”

“入江正一,这是你自己的计划。成功率你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
里包恩的话让入江一时无言以对
“现在骸已经按照计划将白兰的军队引入了城中,你的请君入瓮之计已经成功了一半。”

“是的…现在就只剩下琉璃川的控制权和弗兰的援军”

里包恩看了一眼神色凝重的入江,低下头又在地图上画起来
“我们的城,东西为山,南面城门,北面琉璃川。而这条琉璃川,才是最大的关键。”

入江点头,里包恩继续说
“只要掌握了琉璃川,就能掌握整座城三面的控制权。换句话说,只要拿下琉璃川上的垢鬼,被包围的就不是我们而是白兰”

“正因如此才需要六道骸把白兰引入城中啊”
入江揉了揉太阳穴
“只是垢鬼… 变数不可预见”

“入江大人,请相信骸大人一定会帮我们突围的!”
一边的凪望着入江认真的睁大了眼睛
这一句也让压抑的气氛有所回转

“我们现在不是伤患就是魂魄,除了相信六道骸别无他法”
里包恩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慢慢走出洞口观望起天色

“时间应该差不多了…”






细小的蛇妖沿着流水一路直奔琉璃川中
与此同时,岸边林木之间闪过一抹飞禽掠过的影子

蛇妖继续向前游动,终于隐隐望见俯于水下岩石上休憩的人鱼
也许是过于弱小的缘故,蛇妖的靠近并没有引起人鱼的注意

似乎也下定了必死的决心,小蛇一鼓作气游去
出其不意的绕到人鱼身后,一口咬上碧蓝色的硕大尾鳍

“呀!什么东西不要命啦!”
这一咬,人鱼一惊而起,一把捏紧蛇妖的脖颈
“居然敢咬铃兰大人我!”

人鱼嘴角勾起残忍笑意,手上力道一紧
立见蛇妖痛苦扭动起来,不时便从口中溢出鲜红
那红色在水中扩撒,瞬间将人鱼包围

“喵?什么味道?好奇怪…”

几乎是在一瞬之间,人鱼甩开蛇妖的尸体一把扼住自己的喉口
条件反射一般迅速浮向水面
碧色的鱼尾也几乎在一瞬间消失不见,为人身所替代

就在她浮出水面的刹那
岸边巨石上的垢鬼朝水面投来强烈的杀意


藏身岸边树丛的弗兰只听见河川中传来一声惨叫

知道时机已到,少年迅速闪身而出
此时他手上的式神已然露出疲惫的神色

“主…主人…”

“集中精力”
弗兰忍住伤口疼痛加快速度跃入河中,奋力朝对岸游去

不远处垢鬼立于河面,顺着水流飘来化身人形后被吸噬魂魄而干枯的铃兰的尸体

“你这个时候要是不行了吾辈也会变成那个样子哦…”
弗兰望着自己那气息渐弱的式神,不由露出无奈神情
然而话音未落,布偶妖怪已经气力耗尽神形散去

不出所料,气息失去庇护的弗兰立刻被垢鬼察觉

“果然是不分敌我是人都吃的恶灵。”

眼见垢鬼以骇人的速度朝自己而来,弗兰只得束手无策

那一刻,鸮鸣之声划破天际
他深吸一口气,静待宿命来临

“垢鬼…”






如若这一切只是一场幻觉
这幻觉沉入浓雾

虚掩的假象究竟如何击溃

散落在凡世中的人
谁教过你们流泪

只不过物是人非,事事休矣


六道骸看了一眼横遭烧杀劫掠而荒烟四起的城池
异色瞳眸一如往常,不泄露任何多余情绪
那似笑非笑的神色让太多人捉摸不清

“骸君你可曾想过在我这里谋个一官半职?”
比起似笑非笑,白兰放肆的笑靥似乎更让人心虚

“在下只想保个性命”

“我想来想去,觉得你六道骸君要保命完全可以不用这种羊入虎口的办法呢~”

“我只是觉得与其死在白兰大人手上还不如铤而走险赌这一赌”

“那骸君你赌的是什么呢?”

“当然是赌我的死活”

“骸君你这种口是心非的毛病还真是可爱呢~”


花言巧语,油腔滑调
口蜜腹剑,抑或笑里藏刀

太过显而易见的意有所指让六道骸不得不调度起全身的每一个神经
现在他还不能死,也不会将这盘未完的赌局拱手让人

整整一夜半日,他潜心以待的时机已经近在咫尺


“泽田纲吉已经死了,这座城也已经是我囊中之物。我真不明白骸君你究竟有什么必要做这种无谓的挣扎”
白兰扬扬眉毛,那股唯我的傲气依旧锐不可当

“白兰大人啊~你可别反而成了别人刀俎上的鱼肉”


六道骸低低一笑,信步朝前走去

只是似乎应了他的步点,城外霎时杀声四起
毫无防备的守兵不及掩紧城门便已被乱箭射死

大队骑兵趁虚而入
嘶喊砍杀顷刻间连成一片
而为首的正是邻城城主迪诺


见状,白兰却不惊反笑

“骸君你可别忘了我也通阴阳之道哦~”
说罢,白兰抬手欲招,却顿在当场

“怎么了?白兰大人身体不适?”

“呵呵~被骸君你摆了一道呢~”

“投敌叛主的罪名可不能白当啊。垢鬼就当做是赔礼,我收下了~”
话音一落,便望见不远处赫然出现的白色妖物
转瞬间呼嚎惨叫不绝于耳

此时白兰自知无路,却心有不甘
“还真想知道骸君你是怎么做到的呢,能反掌之间把我白兰逼到这个境地”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不过是让我的式神轻轻的咬了垢鬼一口罢了”
正言间,就望见白鸮从天而降,扑腾几下翅膀落在六道骸肩上

“我这骸鸮虽小,但啄人一下便使其唯我所用。而你那贪吃的宝贝垢鬼虽是妖物,却刚巧不小心吃了琉璃川里的人鱼得道成人,岂不正中我下怀?”

“妙计呢~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了骸君啊~”

“这可不是我一人之计”
说着,六道骸扬了扬下巴
白兰回头循望,只见泽田纲吉一众汹汹而来

“真是别开生面的好戏呢~不过骸君,后会有期。”

不待泽田追来,白兰立刻截下一匹马。
翻身而上,蓦然从侧翼杀开一条血路逃出了城去。


眼望泽田一行穷追而去,六道骸只勾了勾嘴角
只有里包恩从身后的廊檐下走出


“那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不杀白兰?”

“他不杀我在先,我自然还他一命。”






那日,琉璃川水依旧如斯不止

唯独战火在城池中留下的那片狼籍
在当事之人眼中刻了抹灭不去的投影

是硝火开出那漫天漫地的红花
落在彼岸,投生数千荼靡

你看不见彼端
是它空了绝岸




— 终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