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Border of Comfortable Dazzling

2010/01/07 23:11


虽然是渣文但也还是贴一下

毕竟是有生以来第一篇春糖




何况我这一年来也没少写过渣文了~╮(╯v╰)╭






好吧(似乎这是我的口头禅= =?)





这文太短,没有什么特定的BGM

就放一下文里提到的Tomorrow Night
来自BLUES BOSS ~ B.B.King













Border of Comfortable Dazzling - 舒适眩晕界限







By TaNy








那应当是怎样一种感觉
搜肠刮肚也找不出贴切形容


不是时光流水侵蚀冲溶的瀑布
不是曲折无终灯火迷离的街道

不是秋千,也不是你笑容明媚的脸



那个时候摇晃的视野中并没有出现过谁的影子

那是证据
让人不得不放弃执著于看见了你的眼睛



究竟是多远的距离

千山万水脚下之地,野花,或者未落的雨




其实想要确定的,只不过是一件事情








Ⅰ.



抬头远望高楼缝隙间那一点零零星星的晚空
佐藤健并没有怀揣多少异国游客理应抱有的欣喜

他路过华尔街口,路过帝国大厦下排队等待乘坐观光电梯的人群
唯独纽约的闷热天气在脊背间氤氲成汗,在T恤上印下潮湿痕迹

纽约的夏天比起东京,确实要更热一些


他摘下帽子来往脖颈里扇风
鬓角的几缕头发粘在脸颊上

他想,擅自离开宾馆冷气充足的房间或许是今晚最大的错误决定


异国他乡,违和感,以及香水汗液气息浑浊的空气
摄像机,Staff,还有那些早已被安排妥当的表情


他猛然意识到自己还太年轻
因为他无法权衡利弊







Ⅱ.




娇小的东方男孩孤身一人
司空见惯的繁华让他步子愈发漫无目的

他经过第五大道的橱窗
细瘦身板似乎比玻璃后的奢侈品更加引人注意

落在他脸上那些艳惊异,蓝色灰色绿色的眼睛
他勾起嘴角微笑回应过去

他想起那些目光灼灼的fans,想起各式各样的摄像机

忽然所有落在他身上的焦点在眼前平行交错
一转念就没有了任何差距


唯独一个例外

唯独那一个他避闪不开,应对不来。




佐藤健揉了揉僵硬的太阳穴
发觉颅腔里嗡嗡作响

离开旅馆之前三浦春马回头望他的那一眼如同湿热空气一般挥之不去


他发现自己已经逃不出,脑子里无端涌出的诡谲荒诞情绪

他不确定,也不敢确定。






Ⅲ.



当意识到周遭的高温开始翻涌成间歇头痛时
佐藤健产生了些许懊恼情绪

沉重感从头到脚如同浇注熔炼金属
这种感觉在记忆里似乎有过存档
就好像连续熬夜后的疲惫不堪


他深深呼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挺直腰杆
一直都是这样,坚持支撑的习惯
在那些本应不属于十八九岁的生活重压中完美的笑给别人看


他又想起三浦春马
过分透明的笑靥和清眼睛

明明小自己整整一年,却更早学会游刃有余
那种从身体深处满溢而出的笑意总是让人慕

他把那种笑容无节制的投给自己,就成措手不及



---呐~小健,一起去吃火锅!

---小健~出来玩吧!我们去游乐园~

---小健~



小健。



亲昵有时变成针毡
上扬的尾音成了钝物堵塞喉口

一定是因为那些该死的神经质和敏感
才会在那人的神色里杜撰出近似于宠溺的假象



他以为三浦春马不会用看自己那样的眼神看别人
他以为在三浦春马心里他会和别人不一样

他无法判断这种以为究竟是不是妄想




妄想,猜忌,细沙酴醾

他眼前有一道迷障,他无路可循






Ⅳ.



在第七个十字街口向右
包里的携带开始聒噪起来

此时佐藤健离开旅馆大约四十分钟
他并不知道自己走过的是哪几条路


来电提示的背光忽闪不停
振动在手心里捏出湿汗才终于决定接听
然而却已经错过了时机

按下接听键时刚好停止躁动的电话在某人不大的掌心里没了声音
似乎连带某些不明情愫一并销声匿迹

头脑中几个齿轮开始强制运转
他看见新邮件的图标不甘寂寞的闪烁


from HARUMA,from HARUMA...
连续三条

内容无非是询问去向
语气明显是从关切上升到焦急


他望着屏幕不自觉的发呆
不知是应当暗自庆幸还是自责自鄙


不远处传来老掉牙的BLUES曲,男人撕声唱着Tomorrow Night
从嗓音判断兴许是上了年纪
就连吉他和音也稀疏零散

佐藤健望见流浪汉坐在人行道上,顶着花白污糟的头发朝他笑


“Hi boy~ ”
老头蹬了一脚面前的琴盒,露出白森森的牙齿


左右张望,四下无人
某人慌忙翻遍所有口袋也没找到零钱
只得局促的挠了挠烫染过频的头发


“Chinese or Japanese?”



佐藤健愣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老头只是想找个搭话

“啊..Ja..Japanese”


“知道了。”


“诶?!”



听见蹩脚发音的母语,佐藤健愈发困惑
他回头扫视,确认没有被摄制组跟踪拍摄什么特别节目



“别担心孩子,我只是想说说话”


“.......”


“如果你遇到什么烦恼,我愿意为你唱首歌,就算没有小费也不重要”



精神病患者。
瘦小少年在原地打了个寒颤



说罢老头扒拉了几下木吉他,忽而又停下

“我曾经横渡北布拉沃河,乘着矿车跨过国界。”
“我还徒步翻越阿巴拉契亚山,只为找我心爱的人。”



绝对是疯子。
可一边这样想一边却已经答了话

“真的假的...”东方少年嘴角抽搐


“只要你相信,那就是真的。”


“如果我不相信呢”


“那我仍旧只是个墨西哥偷渡客。”


“可你日语说的不错”


“我精通六国语言,为了能四处流浪”



不但是疯子还是傻子。

“为什么?”



“为了找我的爱。”


“啊哈哈哈哈!!”

说不定是搞笑艺人。佐藤健笑得呲牙咧嘴,却看到对方一脸严肃




“听着,年轻人。”
“有时候你必须放下理性,全心全意听别人说话”

“纵使那只不过是撒谎,”
“也能让你发现,谁是爱你的。”






忽然间有风裹挟着蔷薇的香气划过身侧
他察觉到那些来自大西洋的湿润水汽跟着血液在胸腔里循环


他接起不知何时又开始响的电话,听见熟悉的声音



小健。



他一直那么叫自己,不知是不是可以算做失礼呢?







Ⅴ.




---小健!

---喂!小健!



朦朦胧胧,眼里透进橘黄色光亮
色白色的斑块在视域里晃动,逐渐笼络成一张脸


“小健!快点起来啊!”



那张脸轮廓鲜明,生着好看的眼睛和鼻梁
只是恣眉瞪目的有些凶


“...春..马..?”


“啊啊醒了!你这家伙吓死我了!”



或许是常年从事演艺业,眼前人表情一副夸张的苦大仇深
气鼓鼓的抓过身后的椅子一屁股瘫倒上去



“...怎么了..?”

佐藤健习惯性的支起身来,才发觉头疼得厉害



“还问怎么了!?”
三浦春马一脸激动,瞪着铜铃眼朝躺着的某只大呼小叫
“到底是谁一声不吭偷跑出去还晕倒在路边啊!!”


“...晕倒?”不至于吧....


“你知不知道Staff都快给你急死了!大家到处找你!”
“我跑了十三条街你知道吗!”


“啊...”
佐藤健楞然,睁圆一双本就不小的眼睛望着对面发狂的某人

“...然后,你就看到我..晕倒在路边?”



三浦春马顿了一下,一捶腿把白眼一翻
“没有。”



“那是Staff?”



“不是...有人用你的电话打给我,说了一大通听不懂的英语...”

“后面那句你可以不用说出来.....”




眼见三浦春马鼓着腮帮子呼了一口气
佐藤健别过脸去不再看他的眼睛

旅馆的壁灯还是如同自己离开之前一样有气无力的散发着晦涩光晕
空调微微的响声在室内盘旋


他听见少年压低嗓子说话


“呐,小健这么瘦弱,下次不要一个人出门。”


瘦弱!?


“出门的话至少也要叫上我...这样...”
“这样再中暑的话也有人可以去给你买冰淇凌...”



“......”






---呐,春马

---你果然是笨蛋吧。








Ⅵ.




我想那或许是谁的想念
它挂在悬崖边缘
离一落千丈只差一点


你眼中的投影是谁的成像
他是不是被无限拉伸,末端捆绑在心口上


道旁的花,还有这个夏天里破蛹的蝴蝶
你是不是会在无数年月之后仍然记得

连同那些尚未成形的语句一起
漂洋过海,混进异国的瀑布


眩晕,再苏醒。








Ⅶ.




---呐,春马。


---嗯?


---我遇到一个墨西哥偷渡客。


---真的?!


---他说他是恒河水边的悉达多。


---哈~绝对是疯子~


---要相信我说的哦









— F.I.N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