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innation Ceasma

2009/11/06 16:42

这个.....



我也说不清到底是白骸还是云骸||||||







总之是不知所云的无逻辑无原则脑抽练笔一篇






(如果半天不响就按下播放吧=3=)







Pinnation Ceasma






By TaNy







Ⅰ.



他指尖滑过手背上细软血管凸起
那叫人心惊的优雅

勾引是从容不迫漫不经心
微笑成了点缀


所以当那戴着色羔羊皮手套的右手托起自己左手时
白兰是惊讶了那么一瞬的

可他更惊讶的是这之后
手心那个一闪而过的灼热温度



六道骸在他掌心上弹了一下烟灰

细小灰烬像污浊温暖的落雪
只是太脆弱,所以迅速冷却




---我说骸君,虽然你吸烟的样子很动人,但我还是不得不说,
---你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知道啊,
---我还知道后果的后果是您也许会被某只小心眼的野鸟咬下一块肉。


---骸君你,还真是喜欢这些凶暴的小动物呢。







动物。

动物,畜生,凶禽。


凶禽,云雀。





用手指打节拍
用空想弹奏,布鲁斯音阶

单调撕音,千篇一律和弦


谁的琴音吟哦柔情蜜意



F F or Bb F F

Bb Bb F F

C Bb F F or C


主调降五,十二小节




你闭上眼睛,看清多少恶业








Ⅱ.



噢我亲爱的,轮回是这世间最深重的苦役。万苦不及其

我说给你听,这深情就是恒河里的沙砾



什么时候我们一起赤足踏过浅滩,不为谁道别,也不说再见


我愿意等到,你承认爱我的那天
再把你千刀万剐,剖成肉片


那血肉兴许能铺开一地盛开的花
名叫曼珠沙华。





Ⅲ.



亲吻。

像蛇一样吐着阴湿的信子
舌尖顺着脊椎一路贪食体温

吐息在肩胛开出花朵,掌心贴合腰线摩挲昏暗光晕


露出獠牙,舔食咸腥体液




魑魅。饕餮

高傲,温柔。下作,卑贱。




肢体纠缠,呻吟喘息


六道骸侧过头,余光是白兰那张伪善的笑脸

感官和意识都该死的清醒
他听着肉体摩擦冲撞的声音
就像看着自己被生生撕食吞咽





---呐,骸君
---我喜欢你这双眼睛,可你总不愿看着我

---这还真是让人失落。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啰嗦?






Ⅳ.



亲爱的,我亲爱的

继续安静的熟睡


我带你去看圣玛丽亚的鲜花
佛罗伦萨,还有基布尔蒂那沉重的天国之门



我想你其实并不喜欢文艺复兴
那些臃肿的裸体女人

你也不会喜欢希腊神话,提香抑或弗朗切斯卡



可我愿意为你带路
陪你做完这妄生之梦



Amor e tosse non si possono celare
L’amor sfida ogni pericolo






Ⅴ.



云雀恭弥一觉醒来,望见宏伟的哥特式教堂和广场

来不及打哈欠,他笔挺的站在拱门之前


有一只手臂搭着他的肩膀
熟稔自然得像已经搭了很久一样



钟塔,玫瑰窗

咕咕叫着的灰鸽子在脚边闲逛



他不知为何心情平静
随着那人一路踏过石砌路面

年代久远,但并不斑驳残缺



---Basilica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Piazzadil Duomo



他说得一脸欢畅,是听不懂的语言



六道骸

那普鲁士蓝的长发被地中海湿润的冷风撩起,微凉划过颈项


为笑语而微阖睫毛
单薄唇瓣就像紫色鸢尾初开的模样


---这是佛罗伦萨大教堂,我们去看最美的穹顶
---末日审判,还有但丁和神曲







Ⅵ.



或许你别无选择
因为你在我的幻觉里呼吸

性命在我手里



而今夜我愿在你怀中安睡

只要你为我付这杯咖啡





Espresso Lungo,Espresso Ristretto









— END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