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Cranny Melia -- 裂隙米莉亚 ---- { Ⅰ }

2009/10/18 20:27


现在贴上这篇文,算是督促自己快点更||||



我想我是真的按照一如既往的规律进入了一年一度的爆发期






哎哎~

我会加油的~








这文送给每天挣扎在作业新闻和TV剧中的青

但愿你(有可能的话)早日脱离苦海||||







我是Ta

小宇宙全开!

















Cranny Melia -- 裂隙米莉亚






By TaNy







我将刻意杜撰你的双眸
微笑蛊惑人心


那同样是你唤我名字的音韵
舌尖上甜腻低吟




仿若紫楝寂寞的蕊

你说,我流了眼泪








{ Ashes }




那年落雪时

纷扬白色坠落割裂瞳孔里晦涩的成像



他望见的眼眸

卑微,怯懦,空洞



那脆弱而温柔的影子
仿佛由灰烬拼凑

禁不起吐息引发的微弱气流





你在看什么?

那棵树。


什么树?

不知道。我见过它开花,紫色的。


嗯,是春天快过完的时候。






那两个孩子第一次交谈

鼻息在窗上结成水雾







— 1 —




小原一将从未想过
为何有人勾起了嘴角,却是那样令人心痛的笑容

像花瓣枯萎皱缩形成的弧度



可那时他并未觉得那笑容在他心里触发了什么
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腾不出多余的心思去理解别人的苦痛
他还要为三星期前母亲的自杀善后

对于那个已经被埋葬了的女人
小原一将没有表现出任何激烈的感情

他在律师警察身上耗费的时间远远超过穿上色西装为母亲吊唁



他的母亲从自己公司的楼顶坠落
警察没有发现任何他人所为的证据

然而小原知道自己那个精明强干的母亲没有任何选择死的理由
临死前的晚上她还专注于整理翌日会议用的文件
以至于她根本无暇立一份遗嘱


这蹊跷的事故最终变成继承协议上的一笔签名
留下的是被强制修改的生活




三星期之后
一切终于平息到可以驶上另一条轨道时

小原一将终于又想起那让人心痛的笑容
因为那笑容的主人又出现在他面前

似乎是应和着这场尚未消融的雪



纤维松弛的色旧T恤
干燥的栗色头发

那人开阖着有些苍白的唇瓣说

---将,我回来了


而小原一将只是眨了眨眼睛,然后淡然的道歉

---我并不认识你



他以为他会解释,报出姓名并且附上一段感人的往事
然而对方只是笑了

那笑意在眼底变成无数飞散远去的灰色蝴蝶
让小原一将隐约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曾经和面前这个单薄清秀的男人有过什么交集
甚至让他开始确信是自己的遗忘造成他笑颜中的虚饰

可下一秒钟他又暗自嘲笑自己臆想出的歉疚感怎么会在心里揪扯出痛觉来






---你是?

---Saga。


---为甚么来找我?

---因为我知道你需要我。








{ Breath }




冬雪绵绵不绝
落下的细小粉末无声消失,又变成脚下的污浊水迹

靠在铁栏上的少年衣衫单薄
融雪在肩头浸湿,隐约看见脆弱轮廓


谁知道他其实害怕寒冷
却依旧固执得甚至不愿抱紧自己的臂膀


只有在晚风里晃动的发尾将寂寞泄露



他期许的温暖是靠不近的怀抱

遥远得让人绝望




还记得吗

还会不会记得呢


你说过什么






— 2 —




他抿起薄薄嘴唇,仿佛不谙世事的单纯
善意刺探


小原一将开始琢磨
他的话中究竟隐藏了多少关于自己的内容

可无从追问,也只是因为被他的笑敷衍


那笑容中有一种悲哀的笃定
无法回绝,避闪不及

心智随瞳孔颜色深陷
而虹膜骤缩便将其捆缚


不意间迷失的神魂
是被谁下了蛊祝




---Saga?

---对,是我。


---只是这样吗,不再说些别的?

---还要说什么?




小原一将又想起了不久前的葬礼

那些各色各样的男男女女
他们握着他的手,抑或拍他的肩膀

肢体接触让他产生强烈的厌恶感
远胜于巧妙言辞和脸上恰当悲伤所渲染的那桩惨剧


他们将他的厌恶感理解为丧痛
借题发挥以表示他们带目的性的善意


而他却只看到色棺匣前的白色花朵
看到纤细的男人站在那里,怀里抱着百合

那一刹间他回了头
视线越过数不清悬浮的尘埃
直直落入另一人心底



[我回来了。]




无言以对的沉默后小原一将转身望向窗外


阳光微漠,透过白色纱帘摇晃
而后在椴木地板上投下细腻的影

叫做[Saga]的人依旧安静站在他身后
安静到几乎可以听见他呼吸

那呼吸声的微弱节奏似乎在脑海里骚动
试图触发出些已经被遗忘的东西来



他确实忘记了

忘记了很多少年时的事情
忘记了很多人口中那个与现在如何判若两人的[小原一将]

并不是完全空白,可是像隔着浓雾

他明知那些所谓过往就在雾中
却没有勇气踏入一步

是潜意识中的强烈抗拒变成绑缚拉扯
让他无法也不愿回想





---将...不,小原先生。


身后的人走近了几步,嗓音有些虚幻

他凑过脸来,些微鬓发蹭过小原一将的侧脸
薄软的嘴唇几乎贴着他耳廓

他看到肩侧绕过修长的手
骨节苍白凸起,指尖触上面前的落地玻璃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两个路口向右的酒吧,Cranny。
---晚上,我在那里等你。







{ Cranny }




在高处仰望,天空破碎的蓝

飞鸟划破的创口,柔软的裂隙


他往往无法直视他的眼睛
而他一再逼视

可等他无所适从规避不及
他却在眼光里加上了排斥漠视,拒之千里


他不懂

那种温柔多疼痛




[你以为你是谁!]

[一将...]

[别叫我的名字!听着就让人恶心!]

[...对不起。]

[别让人再看见你靠近我,懂吗?]




他不再说什么,也再说不出什么
他对他笑笑,然后转身走



是谁口是心非
是谁流不出眼泪


他不懂

为何他总是说出恶毒的话
却还是要拥他入怀


是恶意还是安慰呢?



终究他只能在这个说出恶毒言语的人怀里抬起头
看飞鸟掠过的影子


它一路向南,会往哪里去?





后来他终归是松了手


[你走吧。]



他顺从离开
肩胛残存那人胸口灼烧的温度






— 3 —




Saga。Saga...


这名字在口中默念多少遍都是陌生的




小原一将回过头时只看到一个斜侧面的背影

那人开门离开,视觉暂留中闪过一缕栗色发梢



Saga。


奇怪的名字




之后的整整一个白天,小原一将都有些难以集中精力

很多东西在脑子里挥之不去
纠葛成一片凌乱


亦真亦伪将信将疑

他耳朵里不断徘徊那人叫他名字的声音


将。



亲昵的音节,疏离的语气

那尾音脆弱得不堪一击



他深知,胸腔里有什么东西正在孵化
可又嘲讽自己愚蠢,猜想那或许根本就是骗子把戏


谁又会相信这样一个不知具名的人所说的话呢?



然而嘲讽归嘲讽
小原最后还是穿上风衣踏过半融化的雪水去了那家酒吧

道间风异常的大,一丝丝往衣领里钻
破旧杂货店门口的灯箱忽闪晃动,在路面积水中投下惨白的倒影


再继续走下去就隐隐听到了微弱的音乐声
墙上用喷漆涂鸦出的店名也逐渐靠近

再下去就是堆满了杂物的死胡同
小原一将迟疑了一下,随即推开嵌在涂鸦中间的店门

暴动的喧嚷嘈杂随这一举动轰然压上他的脸
他皱皱眉头走进去


果然不是什么好货色

他鄙夷时已经诚然收不回脚步


一片混乱中他独独看到那个人

看到他叼着烟踩着高脚椅坐在吧台上
那张脸在污浊灯光中有种说不出的气质

妖冶又恶劣
像是散发着什么迷幻药物的香味



似乎是察觉了来人
吧台上的那位轻巧的跳下来
越过一片艳目光朝小原的方向走来



---小原先生。

那声音从面前传来,入耳时已被嘈杂切割破碎
有种不真切的魅惑音韵


而小原还在愣神,绵软潮湿的质感便贴上了嘴唇
面前的男人抬手勾住他脖颈,贴上他身

他视线被枯槁发丝遮挡,只听见周围响起的低俗口哨声



他想
是鼓点太乱,乱了他心神







{ Discard }



淡漠的夕色投进昏暗过道
明暗切割

那个转角在视野中分裂
留下辱骂声从另一头传来


走廊的窗口下是空荡荡的操场
被清扫成堆的落叶投下斜斜的影

风过的时候
那些白日里被无数脚步践踏得四分五裂的梧桐叶
细小的尸骸被温柔推散,再也回不去原样



污浊的笑从盥洗室的方向开始扩散
伴随哗哗水声撞击冰冷白瓷砖墙,变成刺耳的回响



[看看这张脸~长得真他妈的婊子!]

少年色素单薄的头发被粗糙的手紧紧揪住
开到最大的水流顺着发黄的橡胶皮管喷涌在他脸上

他无力反抗,不愿哀求


[听说还被那个姓小原的上过~]

[同性恋啊~恶心!]


说完那人甩开手,少年跌倒在地,浑身湿透
裂开的嘴角在积水中染出些许微红,继而又被水流冲散

他只伸手抓紧被扯开的衣领,安静的看围着他的人如何抬起脚踢向自己


而此时那人出现在门口
他终于闭上眼睛

没有期许,也不觉得庆幸

面前开始了一场激烈的殴斗
他只听着声音,几分钟后判断那几人落荒而逃



短短几秒的寂静,只有水声不知休止

那人踏着潮湿的地板靠近



[喂,起来。]

仍旧冰冷的声音

少年听从命令搬艰难支撑起身体


[叫你快点!听到没有?]


终于勉强撑着墙站起身,却不敢直视眼前的人
他听到他有些粗重的呼吸,却没想到下一瞬他脱下外套丢给自己


[我凭什么要替你挨打?!]

[对不起...]

[还不快滚回去!]




那天他如何离开,他始终记得清清楚楚

他知道自己流了泪,也知道他根本不会看到



可究竟是为什么而流泪,他不明白

也许只是因为疼痛罢了






— 4 —



小原一将第二天醒来是在自己的卧室里
他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

昨晚的记忆太混乱模糊
换言之他有些想不起自己是如何从那个吵嚷的酒吧里逃回来

狼狈不堪,他只能想到这个形容


或许真的还不够冷静
他又想起那时钻进口腔里的柔软触感
淡淡酒精气味几乎还残留在舌尖上

妖邪又甜腥


他揉揉太阳穴,试图不再想这些没有头绪的东西



窗外是瑟瑟摇曳的树,住家低矮的楼房
还有曾经被那修长手指所描绘的青灰色街道


小原不知道自己究竟还能想些什么
他站起身来走出卧室

开门瞬间他闻到陌生烟草味道
再走几步就望见了这气味的原出处



Saga。

他想他在段时间内不会再忘记这个名字


现在这个人斜倚着坐在自己的亚麻色沙发上,近乎优雅的抽着烟

烟雾淡淡缭绕之后他的面孔恍如隔世又真实清晰
他眼光直直望着自己朝他走过去
望着自己脚步迟疑终于停在三米开外向他投去敌意视线



---小原先生,早上好。


消瘦的男人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绕过茶几
顺手把抽剩的半支烟扔进了小原一将惯用的那只马克杯里

而他似乎对这一行为没有任何歉意
只带了点戏谑的笑站在那杯子旁边抱着手臂端详起屋子的主人来


---身材维持得不错啊~

他努了努嘴,示意小原赤裸的上半身

---只是肚子大了点。



看着那人歪着头朝自己笑
小原只觉得有种想动手打人的冲动
而欠打的那位却又不知好歹的朝自己走过几步来

终于他在他面前停下
再抬头时那些戏谑统统没了踪影

仍然是笑
眼里却又如初见时那样只剩下空洞寂静


小原知道不能看那双眼睛
偏偏已经收不回视线

之前的怒意不知瞬间消减到何处


他看见他抬起手
指尖几乎快要碰到自己的侧脸,又颓然放下

他低下头
细碎刘海在颧骨上投下微漠的影



---将...

---我以为至少,你不会忘了我...




似乎心室骤然紧缩
那悲伤语气来得太突然,让人措手不及

即便是再好演技,现在他不得不信以为真


他甚至认为下一秒眼前的人若是落泪他会毫不犹豫的给他安慰

可他再一次看清他的脸
那嘴角已然又勾起弯弯的弧度




为什么总是笑呢

为什么总是用那样脆弱的表情笑呢


像是精致的能面




呐,你到底是谁?







{ Envenom }





图谋毒化言语,猜忌蚀糜人心


是谁想念在你眼底开出鲜红花朵
如火如荼落寞



不奢求
那胸口中可以找到能够称之为爱的情愫

哪怕只是可悲怜悯,也算慰藉



而那卑微污秽的深情
就藏匿得更深

直至钻穿胸腔最柔软的基底




这不堪的身躯能否为你裂作渊薮

做彼此的坟墓



你埋葬了过往

那么我该埋葬什么?







— 5 —





Saga。



小原一将张开嘴发出这个音节时,连自己也吃了一惊
他知道自己的声音里参杂了不明巨细的异样感情,却不知出处


而面前的人似乎和他一样反应

他看到他一瞬间明显不平静的颤动了后背
看到他抬头,眼里是说不出复杂神色


---从来没想过你会这样叫我的名字。

他嘴角扬起的多数是讽刺
转而便抬抬下巴换上一脸轻蔑的媚

---倒是你的嗓音啊~比以前更有味道了
---这个,你自己不知道吧?


小原蓦地怔了一下,也许因为那嘴唇开阖得太动人
更或许是他话中潜藏的蓄谋


他知道的
那个被微妙吐息所强调出的[以前],只不过是利用他好奇心所设下的埋伏

可意识中却偏偏起了自投罗网的念头


他笑笑
既然要投这个罗网,何不来个鱼死网破?


于是他就学着眼前人的架势
眼帘一垂,眉头一皱
一副被揭了伤疤的苦涩

这或许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到底知道我多少事?



语境是欲说还休
眼神却正好借了那几公分的身高差注意着他表情变化


而对方倒也大大方方的露出一脸阴谋得逞的笑来


---比你想象的要多。不过...
他停下,厥了厥嘴

---不告诉你。





早上柔和阳光的倾斜角度将光影交界恰到好处的落上黄金分割点

室内植物纤细枝叶的浅灰色影子在墙上凌乱交织


小原一将忽然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实在想不出一个男人究竟是如何吐出一口几近娇嗔的语气
却完全不带一点造作

他那股魅惑调调是与生俱来
这一点小原没作什么怀疑


他只是挑挑眉毛眨眨眼睛
再出其不意又默契配合的一把揽过纤细腰肢贴到身前


---你这是在吊我胃口吗?

他一边问,另一只就顺着颈项挑起那人下巴


小巧嘴唇忽而贴近
倒是又勾起了些鲜活回忆来

他咽了一口唾沫
确实不得不承认身体上的某些反应



---还是说,你从开始就打定主意是来勾引我?


拇指用力,他掐了他尖翘的颚骨
妖媚的男人吃痛哼出一声喉音,那沙哑恰如其分


就着那微张的嘴,小原低头狠狠吻了下去

舌尖粗鲁搅动,湿软触感刺激味蕾
而对方乖巧的配合起来
成了意料之外的享受


分开时拇指顺势划过那微微红肿起来的濡湿下唇

他呼吸急促,眼角泛起淡红


---就算是勾引...又怎么样呢?



听完他反问,小原笑了笑
语气里参进些侮蔑

---贱人


说罢,腰间那只手便向下挪了几分

---你是想要我上你,还是想要我养你?嗯?



而怀里的人语气更是以牙还牙

---小原一将,别把自己想得太清高

他也笑笑
一双细手臂勾上小原肩颈



---你赊我的账,我可统统都记得








{ Fall }





颓靡的轮舞,悬浮的瀑布

谁践踏了谁的想念,像踩碎初绽的款冬



犹如在静脉上勒紧细线
用力至其断裂

流出鲜红眼泪涂抹疼痛残缺


你是否会回头,看一眼这绝美景色





只是那时

身体被迫打开只是为了成全另一人的侵袭
忍住哭泣又是为何


他们彼此不看对方的眼睛
他们彼此劫掠身心


交合之处是吞噬神智的悬崖


谁向下坠落,落向无底之途




不是诱惑,并非重围


那渺茫甜蜜何以遮掩满目疮痍
凌乱吐息堆迭溃散迷惘记忆




不过,如此而已。







— 6 —





当小原一将扯开Saga本来就不规整的领口
门铃却不慌不乱的响起

应该说是太和时宜,还是不解风情?


低头看见某人抬起纤细手指摸了摸脖颈上刚被吮红的痕迹


---要我去开门么?

他语调漫不经心


小原朝他扬了扬眉毛,似乎从中察觉到那么些乐趣
随即便两手一抱朝门的方向抬了抬了下巴,示意他想去就去


他想,无论门外是谁
看到开门的不是屋主而是个衣衫不整的陌生美艳男人,恐怕都只有一种反应




不出所料

当门打开时来人果然露出一脸敲错门的迟疑
他抬头看了看门牌,转而皱起眉头问了句小原先生在吗


---小原先生啊,他还没有穿上衣~

Saga肩膀一耸,笑脸到天真无邪
眼见那人脸色又了几分,他才侧身让出门来

---先进来坐?




一分半钟后小原扣着衬衫纽子回到客厅,正好看见Saga在客人面前放下一杯

白水
姿势到挺礼貌,开口问出来的却是一句直接过头的[你谁啊]



---呃,我是...


---宽人,不用理他。




沙发上那位声音明显已经趋向窘迫的青年被小原这一打断才回过头
继而立刻起身,不失恭敬的喊了声社长


听到这种称呼,小原并不觉得如何顺耳
倒不如说抵触更甚

只是逆来顺受,也没有其他选择


只是他小原一将向来没什么商业头脑,所以才找了这么个助理

——绪方宽人。


二十四五岁的年纪,长了张高中生的脸
经营管理什么却是出乎预料的可靠干练

那份一直是母亲在打理的产业,现在几乎也全是交给他在负责
自己也不过只是去开开例会签签文件,闲则在家看看母亲书房里留下的那些

相关书籍

这种转变无疑是从养尊处优忽然成了自食其力
也可能正相反


与其说

小原也许宁愿继续靠他那人气微薄的冷门插画混两条咸鱼
也不想做这种西装革履人模狗样的公司社长


不过是以至此,意愿之类也只是枉然而已




其实他也并不是没看见此时那位助理朝自己抛过来意有所指的视线

不急于解释什么
他走过去拍拍绪方的肩膀,转而顾左右言他

---上次会上的事情怎么样了?


---嗯,人事方面的调动已经基本敲定了。另外就是...

话到一半,年轻小助理拖了个无关人士回避的尾音



小原也立刻会意的转过身去望了眼沙发上似笑非笑的不速之客
言下之意莫过于逐客罢了

对方也还识趣,乖乖起身穿鞋走人
拉开门把前丢下一句后会有期


只是在门掩上的那个瞬间,小原似乎看见一双潜藏了什么骇人情绪的眼睛
那种阴暗错觉一闪而过,不寒而栗的预感锁在门的另一头





---社长,他是?

---谁知到呢...


---什么?

---有空你帮我查查也不错


---知道了。


---那,你刚才想说的事?


....





有风扫过寂静街口

眼角余光斜睨,窗外有人回头浅笑。
转眼,便不见了踪影



靡靡细语,魑魅琉璃。







— TBC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