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Iris Germanica

2009/04/05 13:25
现在已经是鸢尾花开的季节了

我向来是最喜欢的花




国鸢尾
别名叫做[爱丽丝]

花语是[想念你]






一直觉得

世界上最值得珍惜的事情有两样


一是[朋友]

二是[想念]




地球上有60亿人

或许每天都有很多很多从你身边经过
也或许有几个曾经跟你说过一两句话

而时光久远
你终究不会再想起他们



可那60亿中如果谁被你贴上了[朋友]或者[想念]这样的标签

那么一辈子也都会被放在胸口中重要的位置





珍贵的东西
永远是难以割舍的







这个短短的故事送给小嘉

以及我所有的朋友和我所有想念过的人




哪怕有一天我们相隔遥远, 甚至再也不会见面

也请相信
那些曾经彼此珍视的心情根深蒂固

不会被轻易忘却







这次也配上歌


Long for -- Noon


(↑点一下播放 >u< )






3f26591b9b619edaae513305.jpg






Iris germanica





By TaNy








***********



坂本贵志离开的那天
天野真志在记事本上写下了那篇小说的开头



——Tora第一次遇见Saga的时候,窗台上那株国鸢尾开了第一朵花



***********






那年5月
春末的下午

Tora在手机铃声里强迫自己睁开眼睛
顶着一头睡觉压得KUSO的头发
接起电话


不出所料是一头熊的激情咆哮
---我说作家大人啊你是不是该交稿了啊?

Tora清了清嗓子
---我说编辑大人啊你是不是忘了我说过今天肯定会过来交的啊?


---我没忘,不过你再不过来的话[今天]就过了!

---是是是!我就来......




貌似是并不惬意的开始了一天生活
Tora板着一张脸去了编辑部

别人的编辑都是蹲在作家家里苦口婆心催着等稿子
苦命自己在熊爪的胁迫下不但要自己跑编辑部还得[顺路]给编辑大人捎杯STARBUCKS
作家当到这种境界算是悲壮的了



三站地铁加七分钟步行
等到了编辑部已经是阳光最温柔的四时左右
可惜这种美好时段是要用来浪费在荧光灯写字楼里的

Tora叹气
心不在焉等电梯
向上的三角箭头按了无数下
算是表示不满


不知道按到第几下的时候
金属色的门终于向两侧滑开




那是第一眼

他看见一头细碎的蜂蜜色头发
直观的觉得那会是非常柔软的质感


色三脚架
相机
那人手里还抱着一大堆文件书籍之类的东西
大大的夸包在他抬眼望见自己的瞬间从消瘦的肩膀上滑下去

肩带落在肘弯里
重量似乎让那细手臂承受不住

于是哗啦一声
他手里的东西撒了一地




纷纷落落
Tora看见照片落在他脚边

正正反反
稍许重叠


可是还是看见了紫色白色的国鸢尾
教堂,或是桥梁

色字迹的稿纸散了满地


蜂蜜色头发的人慌张的弯腰去捡
不料背上的三脚架倒下来敲到了后脑勺

Tora便听到他小小的啊了一下
低低的声音很是好听


也是这一下
电梯里的人疼得缩起脖子的同时脸上大大的太阳镜也滑到了鼻尖上

Tora注意到他的脸

白皙皮肤
细长睫毛
好看的眼睛和下巴
高挺鼻梁下面是薄薄的嘴唇


大概有那么一两秒钟的对视
两个人似乎都发了愣

可兹的一声电梯门以为无人进出便自顾自向中间合拢
眼看横躺在那之间就要被夹坏的稿子照片
门里的人慌得喊出声来
门外面的人终于回神急中生智往门中间伸了一只手


谢天谢地是谁发明的让电梯门自动感应
千钧一发的时候伸出去的手虽然是被小小的夹了一下
但是好歹救了几张照片的命


鸢尾

美轮美奂的露水和光晕
美轮美奂的蓝紫色

像极那人的眼眸


虽然明知那是彩色隐形眼镜的效果
可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

Tora觉得自己被那种颜色迷住

而面前的人勾起嘴角感恩戴的笑起一个极其美好的弧度
谢谢谢谢的说个不停


有点笨拙的样子
Tora看着他也笑出来

一手挡着电梯门
一边弯腰把那些照片纸张捡起来递回那人手里


彼此手指有那么一下微妙的相触
淡漠余温

像清淡Jazz徘徊的调子
带了一丁点香水味道的余韵


心里忽然有些恬淡的暖
Tora抬起手,决定好人做到底
把那条始作俑的背带挂回窄窄肩膀上
顺手把他鼻尖上的眼镜推回原位


---下次要小心啊~

---呃..啊!是!




那个午后的阳光太醇厚
像咖啡里融进去的那么十几CC的可可酱

浓甜的摩卡


可又有谁知道那一眼最后又是不是望得到尽头
那几秒钟的对望又是不是真的牵起了什么羁绊


这不是命运安排
只是平淡邂逅


像是醒来时发现窗台上的植物开出了蓝紫色的花朵






***********


关于相爱

那好像是个下雨天
他们一起躲雨



***********



交稿过后终于是迎来的空闲期
无所事事
数烟缸里的烟蒂

翻两页昆拉
然后在白色大床上翻个身
再百无聊赖打个哈欠

又爬起来倒一杯水
自己喝一半
另一半浇窗台上的鸢尾花



Tora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想起一个人来
笨手笨脚又有些瘦弱

那次电梯里遇见的人


一扇电梯门
他出来他进去

电梯上升
进去的人捡到一张出去的人遗落的照片

蓝紫色国鸢尾


照片背面写了一排小字
Iris germanica,Saga


光影稀薄
迷离又明媚

眼底染透花朵芬芳


Saga

他想那就是署名了吧




那个下午Tora抱着一线莫名其妙的希望打通了编辑大人的电话
他说Nao桑啊,你认不认识一个叫Saga的

电话那头的编辑似乎是好不容易才咽下满嘴的食物
含糊不清的说知道啊,你找他做什么啊?


Tora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听到那句知道时
会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他深吸一口气
不觉间嘴角有些上扬


---我捡到了他掉的东西

---这样啊...你下次顺便送到编辑部,我帮你还他


莫名皱了皱眉头
手指在单薄花瓣上轻轻捏了一下

柔软微凉的触感


---不用了,我懒得跑那么远的路

借口

---你有他地址没?我自己去还


电话另一边的熊忽然停下了咔嚓咔嚓咀嚼零食的声音
语调怪异的ええ了一声

---作家大人你不是在美人身上找爱情小说的灵感吧?

---啰嗦!你以为我视力差到看不出他是男人啊!

---这么说你是见过他的啊.....很可疑呐~

---你吃那么多垃圾食品怎么脑子没被防腐剂影响啊!

---你不知道现在禁止食品添加剂了么?



忽然有些焦躁
而人就是因为焦躁才会丧失底气

就像被揪住尾巴的猫
呲牙咧嘴挥爪子
却让别人看了笑话


---好了好了~作家大人你别激动
---地址我是不知道,不过电话是有的~





11个数字

习惯性的按下090
便还剩下八个

依次按下
拇指每次用力就多了一点忐忑

然后听见接通的提示音
胸腔里提起一口气

接着就听见低低的声音问もしもし
心跳无预兆的乱了频率


---那个....日安....

Tora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
忽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对面一声呆呆的啊咧却像了此时窗外透进来的柔光



---你是....?

---呃......你还不太认识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不太...???

---就是.....嗯...前几天电梯里那个.....

---电梯??



心里有点小失落
他不记得自己


---是...呃....这么说好了
---我捡到你掉的照片...

---啊!照片!是不是那种蓝色的花!?

---...嗯

---呜...我还以为真的不见了呢...真的太谢谢了!

---那,我到哪里还给你呢?

---不用不用!我过来取就可以了!



有风包裹花瓣
那美好的颜色温柔摇晃
连斜斜的投影也变得透明


---嗯,那我等你过来





约好了是两个半小时后见面

Tora有意收了收房间
拉开衣柜门,想了又想
最后却弄了件最最普通的色乐队周边T恤


有点错乱
他觉得自己中邪


眼底徘徊那头柔软蜂蜜色头发
纤细手臂

没来由的紧张情绪
意外慌乱

是很在意
可是在意什么呢?




还差5分钟的时候Tora开始不停的看表
一分钟内恐怕看了二十几次

每看一次觉得自己得精神病的可能性又高了一点

等过了五分钟的时候Tora已经开始在屋子里打转
他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患强迫症的猴子

他站在窗口向下张望
电线屋檐
楼下一层大婶种的天竺葵
还有不知那一家小孩的布公仔兔子,长耳朵在晾衣绳上打了一个结

戴黄帽子的小学生啪沓啪沓从巷子口跑过
可还是不见他的影子


而这时手机忽然想起
孜孜震得茶几玻璃刺耳的响

Tora慌忙跑过去
预先储存过的那四个小小的字母在闪烁

他以最快的速度按下通话键
又开始忐忑


---呐....请问....是刚刚那个电梯的先生吗?

小心翼翼的询问口气
Tora积攒起来的满心错乱情绪在一瞬间有些石化了的感觉

电梯....的先生....||||

他当然不是电梯的先生
但是如果说不是的话....
有预感对方会愣愣的哦一声然后道歉挂机


---呃...是....

别扭的语境
说出口的时候连自己也想笑

可对方却说了一句让自己更加哭笑不得的话
语气像是思想斗争了很久才终于勇敢承认错误的小学生


---那个....嗯.....真的真的对不起我找不到我在哪里了....




奇怪的语法
他找不到他自己,在哪里

尾音的语气词无辜的低软下去
像是挨骂的小宠物耷拉下耳朵的感觉


---呃.....我来找你吧

---唔谢谢!!
小宠物得救了,两眼发亮摇起尾巴
隔着电话也可以想象

Tora知道
对于这样一个素昧平生的家伙
自己已经开始变得失常
不可遏止的温柔

---你旁边有什么显眼的东西?


---有一个邮筒!是红色的!

---.................

拜托全日本的邮筒都是红色的!
---别的呢?


---唔.....两边都是私家的屋子

---门牌?

---...左边是田边....右边是玲木

---算了....有没有什么商店?

---有7-11!

---天呐你到底在哪里!?全世界都有7-11!!

---对..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啊....

---你进7-11去问店员||||

---对噢!!我怎么没想到呢~!

---..............................




一番苦战,满头冷汗

Tora总算知道他其实离自己家没有多远
于是立刻套上鞋子跑了出去


三条巷子,两个转角
之后穿过十字路口

一站多公交的路程总算到他说的那家7-11
却还是没有见到人

而原本还挺好的天气忽然阴沉下去
Tora紧掏出手机打电话

他怀疑再过3分钟就会下雨


接通音响了三声
Tora跑到前一个路口张望

电话接通
视野中同时出现那头印象深刻的蜂蜜色头发
大约隔着四五十米的距离

他左手抱了一盆似乎是刚买的国鸢尾
蓝紫色花朵在他耳边摆动

而右手举抬着刚接通的电话开心的喊
---我看见前面有个很眼熟的人!


也就是同一时刻
大滴的雨点落了下来





五月的雨
如果总是这样说下就下的话
还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突如其来
于是措手不及

是什么也和这雨一样呢
而心里却丝毫没有厌烦

雨水里是加过糖的白痴想法


那时他一脸惊讶的表情抬起头望着雨点落下来
似乎是被水珠砸到了脸上
于是像小动物一样低下头来拼命的甩


几步路的时间里大雨倾盆
Tora慌忙挂上电话
朝那个仍旧站在雨里揉眼睛的笨蛋跑过去
脱下外套,盖在他头顶


---喂,你是傻子啊!快跑!


鬼使神差,拉过了他的手
带点水的触感
凉凉的像是捏到一把柔软的花瓣

细腻手背,细长的指
末梢神经忠实传递
可到了胸口却变成绒绒痒痒的感觉

他牵着那个人埋头向前
跑过恰巧亮着绿灯的路口
雨水从发梢上滑下脸颊
经过突起的颧骨
到下颚时已经被染上了温热

也许是跑得太快的缘故
脸颊有些烫



---我...我跑不动了....

身后的声音断断续续
呼吸急促


---马上到了

Tora回头看见同样一张红透的脸
心想大概是真的跑太急了
让这个瘦弱身板的家伙上气不接下气


可是,觉得有些可爱

突兀莫名





---到了

几分钟后Tora把一直跟在身后的人塞进了一处老式公寓的楼道口

盖着油布的自行车
破旧的海绵拖把
还有没人来回收的纸箱子
大概有野猫在里面住


---诶?就是这里吗?

---怎么?

---看起来好普通....

---普通的有什么问题吗?

---我一直觉得你...会住那种....
---嗯..就是稍微,再奇怪一点的屋子....


看到眼前的人皱着眉头拼命想着措辞的人
Tora不由笑出来

---我看起来很奇怪吗?

---没有没有的!
明明想了半天结果还是发现说错话了的人习惯性的想要摆手
才发现手还被握在别人手里


小动作
但是却让人产生大反应

Tora立刻松手
慌张的为自己的冒失行为道歉

于是一个挠头一个捏着衣摆

两个大男人
两张通红的脸



---那个....上去吧....

---嗯...好的....


害羞了....

傻子也能发现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别扭起来
却是一个深奥的问题


靠写爱情小说吃饭的人现在没了底

可这不是经验问题
就像写推理小说的不见得杀过人

况且我们的Tora也不写耽美小说



当然这都是题外话

所以当两个浑身湿透的人一前一后进了屋子
Tora还是故作镇静的从柜子里找了条干净毛巾递给客人

---你这样...会感冒的,去洗个澡...我找干衣服给你换

---呃...这样很失礼啊....

---啰嗦什么啊!叫你去你就去!

---啊...是....


细瘦的一只似乎被吓到
怯怯的躲进浴室里

光着的脚在木制地板上留下一小串湿嗒嗒的脚印


Tora看着浴室磨砂玻璃的门里
那人晃来晃去的影子
又看看玄关里那盆还没来得及搬进来的鸢尾花

瓷质花盆
长长的叶子
柔软花瓣上蓄着刚才的雨水


刚才自己....
是不是太凶了一点呢.....

可又不是对待小姑娘...


Tora挠了挠头发
这才发现自己站的那块地方已经积了一小滩水




等到某人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出来
穿着Tora之前翻箱倒柜刨出来的一身几乎没穿过的蓝色睡衣
怯怯的张望了一下
看到赤着上身的男人倚在沙发上
忽然就那么的红了脸


Saga敲敲自己的脑门
暗暗告诫自己不要乱发神经
可啪啪的响声却还是引起了那人的注意



---你在干什么?

Tora回过头


---那个....我我洗好了...

---那就先坐一下吧



说着,Tora拍了拍沙发
自己站起身去了房间里

隔了一会儿才套着件T恤出来
手里捏着张不大的照片
再坐回沙发上,侧着头问旁边那个把手放在膝盖上端坐的人


---[Saga]...是吗?

---呃..嗯!我是!

---这个是你的照片

---谢谢!




说完这一句的时候
不知道什么原因
两人同时抬起手挠了后脑勺

不算尴尬
只是有点小别扭

于是又都扯开嘴角干笑



---那个....我要怎么谢谢你呢...都不认识你的说.....

---现在这样算认识了吧....叫我Tora就可以了

---Tora??

---嗯

---好耳熟!

---呵呵...

---就是....呒...就是那种动物园里的Tora?!

---呃....我说..........

我说我好歹也是人气小说家
可说不出口...|||
像在自夸


可是偏偏遇上这样一个脑子里大概缺筋的家伙
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所以Tora也就不再说什么
转过头望着窗台上的鸢尾花

并排两株
一样的瓷质花盆
一样柔软的蓝紫色花瓣

其中一盆带着点雨露


Tora低头点了一支烟
余光看见旁边的人还一脸专心的等着自己说后半句
而等了半天没反应便开始有些不知所措的紧张起来

可Tora却反而被他那个表情搅得忘记了自己到底该说什么
于是只好再重新找个话题接下去


---....那个花....


---诶?

某人忽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一秒半钟后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
想起什么似的四下张望
最后终于在把视线固定在了阳台上
可又在那个瞬间自己吓了自己一跳


---唔啊!怎么忽然变成两盆了!!


Tora望着他那双大睁的眼睛
然后摸了摸鼻梁


---有一盆,是我之前买的....

---啊!是同一家吗?!

---嗯.....

---原来是这样.....




---嗯.....那个是谢礼...忽然看到,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喜欢....

---谢礼?

---嗯...照片的....


那时候Tora望着某人忸怩的表情就那么笑开了

而后非常自然的伸手揉了揉他半干的头发



柔软触感残留在手心

难以言喻



---谢谢, 我很喜欢







***********


太仓猝的道别

笑靥过于明艳


可不道别,人又怎么学会想念



是谜语
你轻易转身,把答案带走

走得太远


***********





那天Saga临走之前存下了Tora的电话

通讯录上简简单单写了个虎字



并不是太久的闲聊
和着淅淅沥沥的雨声
以及鸢尾花淡淡的香味


等雨停了, 衣服干了
客人便也不多留
很礼貌的在玄关里鞠躬
笑着说了句再见

不一会儿Tora就从窗口看到他避开水洼小心的走远


他留下一盆鸢尾花
或许也还有什么别的东西

只是这时Tora还并不清楚


他打开音响
随手放了一张CD
Olivia Ong的Fall In Love With

女人清淡的唱腔
像是雨后空气的味道

只叫人想起那柔软金色碎发间微微的潮湿



呐,Saga

这样有点呆的自由撰稿人
他背着相机三脚架在世界各地游历

不知道究竟走丢过多少次
可他终归能到达目的地


然而这次
他是不是误闯了谁的胸口
扰乱了那颗心脏跳动的节奏
却不自知的消失无踪







十天半个月后Tora又开始了被催稿的生活
可面对电脑屏幕他始终找不到头绪

为此编辑大人很着急
搬着大堆的薯片跑到了作家先生家里


那两株鸢尾还没有谢
非常偶尔的机会停过一只琉璃凤蝶

Tora想拍下来
却在打开手机摄像时仅仅拍下了一半翅尾
模糊不清


他想
要是换了专业人员来
一定能拍得很美吧

可那个印象中的专业人员却在短短几天里已然不知去向


Tora曾经试图打过他的电话
准备了各种各样的理由借口想约他出来吃吃饭或者喝喝酒

然而电话里却终是一句缺乏感情的不在服务区
女人音调不变的重复让人烦躁




---我说作家大人啊你最近很不在状态诶...


Nao先生盘腿坐在沙发上说这句话时Tora正在窗台前浇花

他似乎有些失神
水顺着光滑的叶片流下
在他牛仔裤上留下一道深色水迹
他毫无知觉



---喂....是不是恋爱了啊?

---啊.....诶?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去医院开药!

---啊.....你不舒服?

---不,我想开点治相思病的药,给你当饭吃~








转眼就过了雨季

生活一如既往是那种步调各不相同的东西
相对而言的各行其道

人总是只能以自己的中心为原点绕转
太难为谁而改变自己的轨迹


可多数时候只是没有勇气下定决心
直到淡忘之后忽然发现那已经成为一个遗憾

而遗憾让人心怀悲伤
悲伤却是更多错过的根源


恶性循环
像是点燃引线



大约是进入秋天的时候
Tora无意中看到了一本过期旅游杂志

五月份的
总共七页,熟悉的蓝紫色鸢尾
配合着有些散文意味的游览介绍

清浅的句子
恬淡舒适

似乎带点暗示样的描述
在人眼底描绘肃穆的国教堂、矢车菊和波茨坦的街道

他说
鸢尾花的香味像是等待着遥远的爱情
幽远,微茫,细腻的甜蜜



Tora忽然想起一些东西
或者说他从来也没忘记

他视线追随薄铜版纸上的鸽灰色字体一路看到最后
看到一串小小的[图文 Saga]的字样

自热而然的嘴角勾笑
眼里不是国鸢尾
而是单薄肩膀和柔软的发尾

他想起那双戴着隐形眼镜的眼睛
还有低低的声线


仿佛落雨一般微弱的震颤在胸口悄悄扩散
扩散成一低眉的温柔

他发现自己在想念了

没有缘由,也无法解释


繁复却安稳的情绪
心跳的节奏附和时光流逝

而想念却没有端倪



这个夏天结束在一场稀稀疏疏的雨里

Tora丢掉了之前那些枯竭状态下的枯竭产物
开始重头写他捏造臆想的故事

从哲学的角度来说
是个意识实体化的过程

而当这个故事一点一点在纸页上展露开来时
捏造它的人才开始看出自己那些有意无意的感情是什么形状


用笔尖在字里行间栽种了上一季的鸢尾
再描绘鸢尾一样的爱人


臆想
或者说是一种期望



然而是遗憾
遗憾是在臆想之前,已经不小心错过


错过了,还是不是找得回来?











***********


你看

时光久远是贯穿胸口的河流


你何时逆流而上

乘我的想念一路划破粼粼流光


遍寻不及

太过明媚的影


***********





有些时候
期待落空总会让人心怀遗憾

而当遗憾也被淡忘的时候
那些期待还是不是会在记忆里残存


或许在某些特定的催化下
沉淀在颅腔深处的东西也会被重新翻出

只是,时间,终归让人遗忘了太多东西



很久之后
Tora窗台上的鸢尾花谢了又开

而他却已经快要记不清送了他其中一盆的那个人的脸

只是很模糊的记得那个人有淡薄的嘴唇和消瘦的下颚
以及似乎是透着鸢尾花那样蓝紫色的眼眸



只能说,是世界太大

我们都是河底沙,在时光冲刷中轻碰了那么一下
然后各自奔赴



而那些没有了谁就无法活下去的说法
终归是八点档里的烂俗情话吧




第二年春天的时候

Tora的新书出版发行


书名叫做< Iris Germanica >

薄薄的小册子,封面上印着蓝紫色的鸢尾



出版社还是像以前一样在书店门口安排了签售
而Tora还是照旧穿着他的色乐队T恤
带着太阳眼镜埋头给排队女高中生签名

名字写在小册子的扉页上
字迹潦草不清,就像是小学生画的蚊香

可女生们捧在手里却个个都笑得像初开的樱花


他也勾勾嘴角
想象小姐们窝在被子里或者躲在抽屉里看他的小册子最终会有什么反应

或许会一边笑一边流泪吧


那样的话,也算是写了篇有意义的东西



然而,这薄薄的册子
也只是把那些无端而又脆弱衰败的想念实体化罢了



那是谁的想念

想念谁



无非像上一季的鸢尾
翘首空盼,而终归枯萎

然后想念变成下一个春天的萼蕊

循环往复直至消亡




---呐,Tora先生
---可以再多写几个字吗?


头顶传来的是低低的男声

淡淡的很是好听,又总觉得非常的熟悉


纤细白皙的手捏着小册子递到自己面前,展开空白扉页
而他手上厚重的戒指更衬出指节精巧的线条


再抬头
就迎上了一张腼腆的笑脸




记忆这种东西

就是在你觉得已经忘记的时候
悄无声息左右意识


意识连绵不休
就成了执拗的想念


而想念是贯穿胸口的河流

时光做水
把你推回我身边


哪怕我们只是河底沙






---要我写什么呢?


---什么都行









***********



很多年后天野真志总会想起那一年春天的事情

他记得他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写了一本薄薄的小书


他只留了一本

扉页上写了短短的句子


「我一直等着你」



然而他等的人,却再也没有回来过



***********








呐,这只是一场荒诞的臆想


徒劳愚蠢的自我慰藉




然而

我始终爱着你



始终难以忘却











---END---








untitled改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Post

Name:
Subject:
Mail:
URL:

Pass:
Secret: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T T
Iris germanica我也好爱,
不过我只在高级温室看过。。。。

TA你怎么老是说些让人感动的东西啊。。

其实上次看进退滞留的那篇日记回复了好多。。
可是FC2抽了T T

什么内容不太记得了。

我有梦想,但是真的无法实现。
真的做不到STEP BY STEP,
而且我前面都方向都是模糊的。

一直跌撞跌撞,随命运去了。
虽然挺消极的,但是我不知如何改变。



啊.....抽死FC2!!!


其实梦想这种东西啊
就是摸不到, 所以才叫做梦想

但是看不清也许也是幸福
因为看清就意味着要为之挣扎或是遗憾


看不清的人
只是没有勇气为那些挣扎抑或下定决心

换言之是自我蒙蔽



如果有那种[无论是什么事情也一定要把它实现]的气魄的话
要看清前路就是太易如反掌的事情


有很多人
终归是太软弱了


但是, 总能学着坚强起来吧~笑





啊啊.....老朽又文艺了= =|||||



(手机不能分段MS)呃,的确是太过文艺了OTL,
不过我的确是那种软弱的人,但是我觉得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我没有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东西,又不甘心被应试教育压迫着。
我有梦想的,所以我会去努力学日语,但是每次要行动的时候又一堆作业,那是永远不会做得完的。
不甘现状,可是我真的无能为力了。现在最多的表情是苦笑。
唉,越说越无奈。


其实我很期待TA出书呢,我一定会好好收藏起来的。
TA你快出书吧~
话说我以为你这文还么完结所以上次没看了…OTL…于是刚才不小心瞄到结局……((喂

那个感伤啊QAQ…连少女文都不我个HE…我的BLX…



抱抱.....虽然出了N多乱码.....但是还是看懂了大概~


有梦想的话总会有办法的~=3=




于是我呢...出书是不可能了~笑

最多闲下来的时候学着做做电子书之类的吧~=3333=



谢谢砂君喜欢呢~v-398



啊哈,用手机MS总被不开代码呢,那个,又忘记要说什么了OTL…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吧,我也开始要深思熟虑了。

我嘛,可是会一直沓的((多写点SS嘛……



啊哈,用手机MS总避不开代码呢,那个,又忘记要说什么了OTL…

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吧,我也开始要深思熟虑了。

我嘛,可是会一直沓的((多写点SS嘛……



谢谢砂君~=333=



Trackback

Trackback URL: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